朝木礼葉

画手里没有比我更不会写文的
写手里没有比我更不会画画的
主各种同人,偶尔也弄点原创
舰C/舰R/TH东方/48G46G/艾尔之光
柏木由纪一生推!锦户亮是老公!
头像是自家狗
人蠢好勾搭,欢迎来玩

【东方/双七】Flower of Alice (TBC.)

发篇二月份写的到现在都没填坑的文表示我还活着💁

1.cp向为双七,雷者勿入.
2.双七恋人关系设定.
3.可能ooc,慎.不适右上.
4.没有文笔
5.一点碎碎念和科普:文章的名字以及文中提到的鸢尾花,是各位平时一定都见过的花.值得一提的是,这种花的别名是“爱丽丝花”,常见颜色却是“帕秋莉色”喔.

------

已是初夏,轻飘如絮的白云袅袅飘散。蔚蓝的晴空投下的白色光线,透过高大茂盛的橡树,从树叶的缝隙间洒落,把树叶映成难得一见的自然的渐变色,由草黄到深绿,煞是好看。

今天是咲夜打扫大图书馆的日子。趁着晴朗的天气,还可以晒一晒因为存放在地下过久而有点发潮的书籍。于是顺理成章地,帕秋莉就和那些积压在红魔馆地下的书以及附带的灰尘一起被丢了出来。

阳光还不算刺眼,吸一口气,可以嗅到空气中浮着的草木香和书香混合过后特有的香味。帕秋莉喜欢这种特殊的味道,尽管一年一次才能有机会闻到。不常出门的她格外珍惜这样的机会,便也没有过多的埋怨。

红魔馆的花园向来被咲夜打理得很好,这一点从那些被剪得整齐的花丛就可以看出。这个季节开着的是鸢尾花,紫色的鸢尾花,小巧别致,一簇一簇地对帕秋莉绽放着笑容。虽然没有多么艳丽的色彩,却也是花丛中不可抹去的一部分,就好像——

“没想到你也会喜欢花呢。”

不知不觉间看入神而沉入自己的思绪中,帕秋莉被某个并不甜腻却悦耳的声音打断。

“啊……爱丽丝。”帕秋莉抬起头,不远处站着一位有着金色短发的少女。蓝色的连衣裙上面镶着甜美而不浮夸的蕾丝边,红色的发带也是相当衬她白皙的肤色。阳光从她身后拥抱她,给她镶上一环纤细的白色的轮廓。

或许是衣服颜色的原因,她给人一种淡淡的温暖和优雅的感觉。那种优雅不沾染一丝过魅的成熟,或是俗气。

“怎么突然从图书馆里出来了?”

被唤作爱丽丝的少女嘴角扬起微小的弧度。

“……咲夜在整理图书馆,怕我添麻烦吧。”

帕秋莉看向别处叹了口气。当然,后半句是她自然而然地经过自己思考和理解添上的。

金发的少女微微遮住嘴,浮起好看的笑容:“是吗,原来帕秋莉也有这样的自觉的啊。”

帕秋莉重新看向爱丽丝:“那么,爱丽丝今天是来做什么的呢?”

……

在爱丽丝支支吾吾地提出了一起去红魔馆的凉亭坐着看书后,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这样了。

——两人分别坐在圆桌的两端,中间隔着帕秋莉拿来的摞得有些高的书。似乎是特意拿来的关于人偶的书,不过爱丽丝现在的心思可完全不在上面。

爱丽丝不时地从书的缝隙间探出头瞄一眼面前正安静读书的紫发少女。岁月静好,初夏的微风与温热的红茶,还有近在眼前的被宽大的紫色西式长裙包裹着的她。这一切都美好得不现实,世界好像被染上了书香。

“……”

“……”

唯一的不完美之处就是缺少两人的交谈。

这种长时间的沉默很容易就把这初夏的午后时光拉扯得很长。这个季节还没有恼人的蝉鸣,因此整个凉亭内就只听得到帕秋莉偶尔翻动书页的声音,以及爱丽丝百无聊赖地搅动柠檬水里的冰块儿而发出的清脆的不规则声音。

明明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却败在了眼前的交流问题上。爱丽丝不禁攥紧了手里的书,目光瞟向自己的手包。

那里面装着的东西,是爱丽丝将要送给眼前之人的礼物。——不是什么节日突然送礼就会显得很奇怪吧,爱丽丝心里突然萌生的这种想法使得原来难以说出的话变得更加涩口。

“……唔。”

万千的话语最终还是悉数化为了叹息。当然,细微的叹气并没有被帕秋莉听到,在心底藏了很久的话也还是没有被爱丽丝说出。

如果她的视线能从书身上稍微移到我这里该多好…

爱丽丝明白,帕秋莉看书时是极其专注并且讨厌他人打扰的;她们的未来也还有很多时间可以在一起。但即使如此,也不想错过或者以不完美的方式度过与帕秋莉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这样的心情,在爱丽丝的心间如泉水一般喷涌而出。

爱丽丝皱起那好看的眉抿了抿唇,像是重新整理了心情一般把视线移回书页上。她身子向前一屈,趴在书上兴味索然地搓捻着书页的边角

如果能够多在乎我一下…

如果……

……

帕秋莉回过神来的时候,爱丽丝已经睡着了。

阳光融化了她的金发,长长的睫毛在脸颊上投下一道小小的扇形阴影。如果不是身体因均匀的呼吸微微起伏着,这样的爱丽丝看起来就像她的那些人偶一样精致美丽。

让人…忍不住地想凑近。

 

……

醒来的时候似乎已经是接近傍晚了。初夏的天龙紫色和红色交相辉映。爱丽丝睁开眼,正好碰上帕秋莉的目光。

“抱歉……我睡着了…!”

爱丽丝慌忙地坐起来,海蓝色的瞳孔里充满了歉意。

可惜眼前的人没有给予爱丽丝希望得到的答复。她将身子向前倾,一手托腮,手肘支在桌上,就直勾勾的盯着爱丽丝,并没有回答问题的意思。

很明显地就能区分,帕秋莉的眼神并不是锋利冷漠的,甚至与平时相较,还平添了几分柔和。不过第一次被帕秋莉这样盯着的爱丽丝还是变得相当不自在起来,白皙的脸庞浮现出淡淡的红色。她咬咬牙终于挤出了一句话。

“…我的脸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帕……”

“爱丽丝真是可爱。”

“诶?!”

爱丽丝愣了愣,双手伸直搭在膝上紧攥着自己的蓝色裙子。——毕竟这样直接了当的赞美从平时那个有些沉默寡言的大图书馆口里说出,这还是第一次。

“不、不……帕、帕秋莉?”爱丽丝再次以不确定的口吻问道。她的内心中似乎坚信着自己刚才是听错了。

帕秋莉垂下那双紫色的眸子,再次将视线转回书本,嘴角浮起不仔细看就不易察觉的微笑:“不会再说第二遍的哟。”

“……呜。”爱丽丝的嘴里发出小小的闹别扭般的哀鸣,脸红到了耳根,“我、我要回去了啦!…上海,走了喔!”

似乎想开个地洞马上逃离这里似的,爱丽丝快速站起身,别过红透的脸,刻意回避着不看向帕秋莉。

TBC.

评论
热度 ( 11 )

© 朝木礼葉 | Powered by LOFTER